校园往事:“保尔班”班级日志曝光丁半仙珍藏学生作文北晚新视觉

  2015年2月17日讯,新年近在眼前,大家都欢欢喜喜忙着准备过年的时候,教了一辈子书的语文老师丁文贵却一直在想一件心事:过了年就73岁了,家里存了20多年的“宝贝”应该找个可靠的人接着保管。

  丁老师的“宝贝”是一大摞订的整整齐齐的资料——二十几年前学生们的作文原稿和他的批改记录;他做班主任时“保尔班”的班级日志;他给学生们做的“词语积累手册”;学生们在各个报刊上发表的文章……

  丁文贵老师希望通过北京晚报让当年的学生们知道:老师还留着你们二十多年前的作文。

  坐在卧室的窗前,晒着暖暖的太阳,丁文贵老师翻开了第一个大大的合订本。本子的封面是丁老师手写的“1993——1998 高中作文原始稿 东直门中学”。这样回顾过往的时光对丁老师来说是最幸福的。

  作者名单上丁老师手写了99个学生的名字。“这是这本册子里所有小作者的名字,很多学生我也不清楚他们现在去了哪儿,在做什么。但是每次翻开本子,看到这些当年的作文,我就能想起他们上学时候的样子,想起他们穿着什么样的衣服……”

  翻开本子,一篇篇作文的空隙处都填满了红色的修改痕迹和批语,纸上红字的数量几乎与学生的蓝字数量相当。还有不少作文经过了两稿甚至三稿的修改和重新誊写。几本作文集,本本如此。

  “给学生改作文确实很费时间。全班40个学生,每两周写一次大作文,每篇都要逐字逐句改,有的还要改两三稿,既是个脑力活儿也是个体力活儿。”丁老师笑着说,当年所有的周末时间都用来批改作文了,经常从白天一直批改到深夜。丁老师的孩子就忍不住埋怨:哪有你这样当老师的,自己的日子都不过了。

  但是丁老师却觉得非这样不可。“我从小家里条件就不太好,从小学到大学,上学我一分钱没花过,都是政府给助学金或者奖学金。1968年我参加工作的时候就想:必须好好干!回报社会这句话,现在听起来有点像套话,但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怎么回报呢?我是老师,唯有用心教书。”

  每次给学生出作文题,丁老师自己也跟学生一块儿写。他还给自己起了个笔名:师文。在他保留的大合订本里,就有不少他自己写的作文。“老师也要‘下水’呀。”丁老师说,“跟学生一起写才能更好地教他们审题和运用写作技巧。”

  “以前的语文课本里有篇课文叫《三个小板凳》,说的是爱因斯坦小时候手工课用粘土做板凳的故事。他连续做了三个小板凳,一个比一个好。我就想,如果把学生们做的‘小板凳’都留起来,等他们长大了让他们再看看,看到自己的成长,是不是挺有趣的?”

  1984年,丁文贵老师调到东直门中学任教,他开始留心保留孩子们的“小板凳”。80年代、90年代、00年代的学生作文,丁老师都装订起来,还用心制作了封面。除了作文,他还把平时带学生进行的词汇积累也留了下来。

  “每节课前几分钟,我都带学生进行成语听写。大家总说作文不好写,作文就要平时多积累,各种成语、名句,不积累怎么能写得出来?”

  教了四十多年的书,丁老师觉得学生们一届一届也在起着变化。“现在的学生思维开阔、思想活跃,但不像过去的孩子那么踏实,有时候耍小聪明。”丁老师说,有一次他的一个学生写了一篇题为“感动”的作文,他觉得写得很好,于是认真帮学生修改了一遍,并把题目改为“三袋米”。但改完之后,他总觉得这篇文章和这学生的水平不相符,于是他找到学生询问文章写作过程。学生看到丁老师批改的文章立刻愣住了,她坦白地承认,自己这篇文章是从一本杂志上抄的,文章的原名就是《三袋米》。

  这篇抄来的文章也被丁老师保留了下来,丁老师在文章后面特意写了一段话:千万不要抄袭!经查此文确有出处!不是自己创作,故此不能做范文。已教育本人并有深刻认识。留此稿作为警示!

  “我自己的学生我就知道是什么水平。”丁老师对自己教的学生了如指掌,甚至可以在高考前就预测出学生的分数。

  一次东直门中学参加全区的高考一模统考,考卷密封运走之后,校长随口问丁文贵老师:“你觉得咱们语文平均分会是多少?”丁老师想了想说:“94分至95分。”校长将信将疑地问:“这么精确?”不久分数统计出来了,全年级学生的语文平均分是94.5分!

  还有一次,几个学生在高考前找丁老师答疑,大家让丁老师预测高考分数。丁老师指着学生挨个儿报数:“你110分,你108分,你102分,你88分……”被预测88分的同学立即不服气地说:“凭什么我就考88啊,老师我一定考过100让您看看!”丁老师笑着说:“那你就努力吧。”高考出分之后,丁老师接到了这名学生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学生就哈哈大笑:“你个‘丁半仙儿’,我线分!”

  对于预测分数这个“神奇”的能力,丁老师解释说:“哪儿是真的能掐会算呢?只是因为对学生的水平了解得清楚。全班45个学生,我基本都能预测准,最多有4个有误差,但误差分数也不会超过5分。这并不神奇,我觉得任何一个用心的老师都能做到这一点。”

  从当老师开始,丁文贵就一直担任班主任,他的学生总喜欢把心里话都告诉他。丁老师说:“当班主任没有什么诀窍,你真的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他们自然跟你亲。”丁老师至今还留着自己做的学生“学籍卡”,每张卡片上不仅有学生的姓名、家庭住址、照片,还写着丁老师所观察到的,学生的性格。

  马惠:苗条、文静、微笑、擅画:马建莹:多知多懂,想得开,一视同仁;王爽:沉稳老练,踏实肯干;石翔:有大志、肯钻研、擅棋类……等学生们高考结束,丁老师还会在卡片上加注他们都考上了哪所大学。如今看到这些卡片,丁老师仿佛还能看到那群活泼可爱的孩子。

  几年前一个夏天的傍晚,几个1979届的学生忽然来到丁老师家,要请老师去吃饭。他们开着车从望京一路来到台基厂。一下车丁老师就看见饭店门口站了两排人,大约有二十多个,看见丁老师大家立刻围了上来,这些都是79届的毕业生。同学们说,今天别的都不要,只要老师再像当年一样点一遍名,把大家的名字都叫上来。

  看着一张张成熟的似曾相识的面庞,丁老师既开心又感慨,他回忆着20多年前孩子们的模样,一个一个地对号入座,名字说对了一多半儿。学生们连连感叹:老师记性线年,丁文贵老师担任东直门中学第六届保尔班的班主任,那是一个光荣的集体,而保尔班的班级日志,丁老师也存了两大本。日志上不仅有每周的学生活动记录,还有作家王蒙、苏叔阳,中国保尔吴运铎以及原北京市教育局局长陶西平给保尔班的亲笔题词。

  而对于保尔班,丁老师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他遇到了一个闹事儿的“三青子”。“有一天我正在上课,忽然有人啪地推开门,从我面前经过,向教室后排走去。大家都没明白怎么回事,我忽然看见他背在身后的手里攥着一个绿色酒瓶。当时什么都来不及想,我条件反射地冲过去一把抱住了那个不速之客。被我缚住双手的小伙子这时开始对一个学生破口大骂,在大家的劝阻下,这个‘三青子’被拉出教室。事后我也出了一身冷汗。要是我反应再慢点儿,学生很可能就要受伤。”后来在丁老师的调解下,闹事的“三青子”和他的学生终于言归于好。

  如今电子文件大量使用,让很多同学对写字不再重视。但高考作文是要手写的,字写得是否工整漂亮,卷面是否干净整齐,多多少少会影响得分。建议学生好好练字,字要大小适中,每个字占格子的4/5左右,另外,写之前打好腹稿,尽量不要涂改。

  自拟题目的作文,在高考中如果不写题目是要扣分的。题目要新颖,吸引人,有悬念,吸引人品评。例如一次老师让大家写雪景,一个学生的题目是《东西南北中——发白》大家都拍手叫绝。珍藏作文

  文章开头俊秀,才能吸引人往下读。写议论文最好第一句就开宗明义;写记叙文则应该直接点出人或者事。开篇如果用设置悬念的设问法,也是很好的选择。

  文章必须是积极健康的,不要在文章中发牢骚、说怪话,不要无中生有、断章取义。写自己的生活感受,联系时代精神,洋溢时代气息。

  语言的练就非一日之功,要靠平时多积累。校园往事:“保尔班”班级日志曝光丁半仙珍藏学生作文北晚新视觉平时就要训练自己在作文中使用成语,多用修辞手段。在引用名句的时候注意不要落入俗套。例如大家都知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这句话,但其实在这句话之前还有两句意思相近的名言:“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如果文中引用这两句,会比用前一句效果更好。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

延伸阅读:

标签:珍藏作文

上一篇:师恩难忘石家庄78岁老人珍藏老师批改的作文60年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