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八百壮士”保密70载 一生贫困却知足常乐

  昔日“八百壮士”保密70载 一生贫困却知足常乐!老爸,你说走就走了,为什么不问儿女们一声同意吗?我们知道你要去天堂找你的团长你的团,知道你受尽了的苦和痛。下辈子,您还做父亲,我们还做您的儿女吧。———儿女

  但王文川不喜欢小公园里跳舞的人,说,老人还保留着传统的思想,认为去跳舞就是犯大错,他头脑里的跳舞就如同去当年上海的歌舞厅一般。

  “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英雄。”二女儿说,父亲总认为,那是每个中国人都会做的事。

  女儿不准喝酒,睡觉不让打呼噜,因为他认为打呼噜不文明。身材有些发福的觉得这一条最不可理喻,“这打呼噜我还真管不住自己。”为这事,她没少挨父亲说。

  说,直到2007年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副馆长沈建中找来时,他还吃不准自己的身份和经历,存在抵触情绪。“找我来干吗?还要我说什么?”这是2007年王文川对沈馆长说的第一句话。

  性格内向的王文川不想辩解,他只能和家人说“我打日本鬼子到底错在哪儿了?”儿女们只知道,父亲曾是位“军人”,参加过抗日战争。

  “那时我们被定为旧军人。”大儿子王家宾回忆,“”期间,父亲在工厂总是干最脏最累的活,被年轻小伙子,回到家他就闷着头抽烟。那时已经中专毕业的王家宾总是帮父亲写交代材料。

  在王文川的心里,谢团长才是永远的英雄。在采访中,回忆起1941年谢晋元在孤军营中被曾经的4名战友刺杀身亡时,王文川再也说不下去,眼泪顺着皱纹流了满面。

  为何王文川对这段历史闭口不谈,还要剪去照片中的军装?儿女们也只是略知一点。

  在孤军营里,王文川还学会了吹口琴。去世前,儿女们每天都会推着他去南小街公园,一天去两次,带点面包屑去池塘边喂小鱼,在池塘边吹上一曲上世纪30年代流行歌曲《送情郎》,说,这是父亲当年被关在“八百壮士”孤军营里跟战友们学会的。

  1937年10月 随谢晋元团长撤入上海四行仓库据守,将士们被称为“八百壮士”。坚守数日后撤入租界。

  虽然小时候家里苦,没机会上学,但被困孤军营时,王文川跟着谢晋元团长,学习了不少文化知识,还学会了打网球、篮球等。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记得不少英语单词,说,孙子学英语时,他还能教着数数,会说“football”、“basketball”。

  “当时说八百是为了壮大声势,其实没那么多人。”说。在他们记忆里,这些历史的场面都是在电影《八百壮士》中看到的,却压根没想到,泛黄的照片中,还能找到父亲当年的影子。

  “”期间因受到冲击,1972年王文川罹患脑血栓,下半身瘫痪,此后与轮椅相伴30余载。

  王文川一直记得,在退离四行仓库,被困孤军营时,谢晋元团长他们,要对人有礼貌。他在教育子女时,也要求子女来去都得和大人打招呼,上碰到他不能不理,“但他不理你可以”。吃饭必须坐着吃,不能端着饭碗站着,不准说话。

  “他时觉得他挺厉害的。”说,直到父亲走了,她才发觉父亲有多可爱。

  王文川一直保留着军人和家长作风,“不管对错,都是他说了算。”儿子王家宾笑着说,那时父亲的教育方法,可苦了他们。但现在回想起来,父亲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就是方式不太好。

  儿女们都不知道,客厅书桌的小抽屉,锁着王文川一个秘密。2007年2月7日,王文川的夫人去世,儿女们后来打开书桌抽屉整理母亲遗物时,发现了一张泛黄的照片,照片上父亲身着“军装”,但军装部分已被剪去,只残留一点领章的痕迹。

  在王文川90岁时的一段采访中,他抬起了双手,嘴里发出“嗒嗒嗒”的声响,仿佛自己又握上了那挺人制造的“马克沁”重机枪。

  因为身份被确认是2007年,王文川没有赶上2005年国家为抗日英雄颁发抗战胜利60周年纪念章的时刻。“他多次提到这件事,在老爸看来,这个章,是对他过去的肯定。”说,尽管她曾努力为父亲争取,但最终成为了父亲的遗憾。

  “他在纪念馆看到各种武器眼睛都发亮。”大儿子王家宾说,父亲一眼就认出了他拿过的那种重机枪,说现在他还能拆。

  淞沪会战中“八百壮士”的名头响当当,他曾如电影《集结号》中的人物,是为掩护大部队撤退而坚守四行仓库四天四夜,豁出命抗日的英雄。

  笑着提起了这段父亲接受采访时的对话。她记得父亲此后常常说,军令如山倒,人在仓库在,人亡仓库亡。他还经常哼着“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

  1937年,淞沪抗战打响前,王文川所在的部队被调往上海。在抗击日军的淞沪抗战中,军队节节败退,王文川所在的团死守闸北,在中校团副谢晋元的指挥下,1个机枪连,3个步兵连,共420人留下坚守四行仓库,掩护大部队撤退。隔着苏州河,租界里的为这支的部队呐喊鼓劲。

  说,其实,父亲的一生过得并不好。到2007年他的退休月工资才900元,临死前月工资才1400多元。他的日常生活开销、看病费用都不够,最后住院的那段时间,很多医药费都是互助抗日老兵论坛的志愿者们给捐助的。

  、固执、脾气暴躁、我行我素,儿女们如此形容生活中的父亲王文川。王家宾说,他会打母亲,也打孩子,用传统的方式来儿女。

  “珍珠港事件”后 日军开进英租界,将四行仓库孤军分批押往江浙和南方服,王文川被日军押往安徽芜湖一煤场抬煤。

  2009年12月7日凌晨,“八百壮士”最后两位者之一的王文川老人辞世。在身份被确认的两年后,王文川用军人的坚毅和病魔到最后一刻,怀着未赶上2005年国家为抗日英雄颁发抗战胜利60周年章的遗憾,撒手人寰。

  1946年 被调往北平陆军总医院,任后勤军需官。在医院任职期间,结婚成家,并育有1子4女。

  王文川还子女,人要注重脸皮,衣服必须穿戴整齐了,不能披着敞着,鞋要掸干净了,衣服不能有油点子。

  “我是88师262旅524团1营4连的重机枪手。”尽管已过去了70年,再次提起那场坚守战时,大女儿清楚地记得,当时89岁高龄的父亲一口气说出了他的部队番号。一段尘封的记忆,在儿女们面前逐渐展开。

  “可爱美了。”说,父亲左胸口的口袋里,总揣着一面小镜子,没事就爱照照。

  因为沈建中的到来,王文川的身份正式被确认。家人才知道,父亲的名字,出现在谢晋元团长留下的日记里,父亲是抗日英雄。说,当时他们都抱着父亲哭了。

  因为曾是军队的一名士兵,“”时期,王文川一直将这段历史深埋在心底,即便写材料,也隐瞒了许多秘密。谢晋元颁发给他的很多章,王文川也在“”期间偷偷砸碎、掩埋了。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文章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设为辩论话题民生视点男子在厕所娶妻生子沈阳男子曾令军在这不足20平方米的厕所小家生活了五年,还娶了媳妇,生了大胖儿子……

  儿女们回忆,父亲要吃什么东西,必须马上给做,不然他就掀东西。王家宾说,儿女要不如他的意,他还会急得骂“混蛋王八蛋、臭”,可是他不允许儿女们骂。

  “”期间 受到冲击并罹患脑血栓,直到2007年淞沪会战70周年,其身份才被知晓。

  邻床的患者因疼痛呻吟时,痛得浑身已湿透的王文川紧紧咬住下嘴唇,双手紧握病床旁的扶手不吭一声,看到了父亲嘴唇上咬出的鲜血。至死,王文川都这么咬着嘴唇,忍着疼痛。医护人员都评价他,不愧是一个当过军人的老头。

  子女们曾希望父亲向反映自己的困难,但父亲从来不认为自己生活有困难,“我没困难,要提你提去,那是你的困难。”他总用这句话堵住儿女们的嘴。“他总拿自己和的战友比,很知足。”

  今年,因为胆管结石,王文川住院了。“给我一刀,把石头剜出来。”病床上,老人仍不改军人脾性。

延伸阅读:

上一篇:初中材料作文:倏、忽和浑沌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