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作文两种写法你会选第二种吗?

  我们班有一个人叫周一。她家是卖水果的。在印象里,她是一个家里穷、而且成绩很差的女孩,考试良和合格那是家常便饭,回家作业好几次都被要求重写,是一个标标准准的差生。我和班里的许多人每天都嘲笑她,说她家里穷。但从这件事起,我对她的印象彻底改变了。

  数学期中考的时候,我胸有成竹,飞快地答完了前两页,再转头看看其他人,他们才答到第二页,特别是周一,她才刚刚做完第一页。我心里暗暗得意,嘲笑她。正当我唰唰做题的时候,笔尖停留在了一道画图题上,我向笔袋里摸索了一阵,又找了一遍,根本不见量角器的影子。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完了,完了!我死定了,肯定要落后了。我向周围的人借,问了一个又一个,可大家都没有理我。我骂自己:考试谁会借你呀!我不死心,又问了别的人,结果却都一样。正当我急得抓耳挠腮时,我又想起了一个人,周一!我本不想理她,只是迫不得已罢了。刚要开口,她对我说:“李琳,要量角器是吗?”我心里有一处震惊,但还是点点头,接着羞愧地低下头:我原来不应这么对她的!“啪!”一把量角器落在桌上,我知道这是谁扔的,回过头去朝周一笑笑。她也有默契地向我微微一笑,接着又低下头去继续做题。

  周一,我真诚地向你道歉:对不起!我收回我对你说的所有坏话。当初,我不应该以貌取人,嘲笑你,说你坏话。是你让我知道了,外面的只是装饰,内心才是本质。周一,你能原谅我吗?

  “哎呀,怎么会没有量角器的呢?”我心里一紧张,额头上汗都冒出来了。我又向笔袋里摸索了一阵,把文具都倒出来了,可根本不见量角器的影子。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完了,完了!我死定了,肯定要落后了。

  我向四周看看,“唰唰唰……”大家都在认真做题,这可是数学期中考啊,谁都不敢马虎。我的笔尖停留在了一道画图题上,没有量角器的我,就像一个没有武器的士兵,对这头拦路虎毫无办法。问周围的人借吧,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了。可问了一个又一个,大家都没有理我。我骂自己:“考试谁会借你呀!谁让你不带的!”

  正当我急得抓耳挠腮时,我又想起了一个人,周一!我本不想理她,只是迫不得已罢了。刚要开口,她竟先开口了:“李琳,要量角器是吗?”我点了点头,心里有一处震惊。要知道,周一,是被我们嘲笑的对象——她们家是卖水果的。在印象里,她是一个家里穷、而且成绩很差的女孩,考试良和合格那是家常便饭,回家作业好几次都被要求重写,是一个标标准准的差生。我和班里的许多人每天都嘲笑她,说她家里穷……

  但现在,她竟然不计前嫌,成了我的救命稻草。“啪!”一把量角器落在我桌上,我回过头去朝周一笑笑。她也有默契地向我微微一笑,接着又低下头去继续做题。

  我的内心翻涌起来。周一,我要真诚地向你道歉:对不起!我收回我对你说的所有坏话。当初,我不应该以貌取人,嘲笑你,说你坏话。是你让我知道了,外面的只是装饰,内心才是本质。周一,你能原谅我吗?

延伸阅读:

    无相关信息

上一篇:中考作文写作指导:写人四不宜

下一篇:返回列表